豐園小棧

千米始於栽種 一粒米的省思

2018-01-08
1346
揚州 Rice

萬畝良田1

萬畝良田起點在揚州

曾走過日韓歐洲國家的稻作用藥研發,也在人生而立之年後的十載光陰裡,在貧窮的西非洲國家墾荒種稻,這三年則因為「萬畝良田專案」的因緣而落腳在江蘇揚州。不懂高深學問只會種稻子的我,總習慣在落腳一異地耕作之前先開口問、先豎耳聽、先睜眼看。所以初到揚州的好長一段時間裡,每每公餘週末時間,我總是操駕起自行車就往揚州的鄉間田野裡鑽,看見農民、看見農機操駕者、看見小作坊碾米廠、看見農村群集育苗的場地、看見村莊的糧行、看見農資材種子行…。通常一抹誠懇的微笑、一句真心的問候與自我介紹,就可以為我打開鄉間小路的學習之旅。

兩年多時間、四千餘公里的騎行旅程,握過了無數厚實而粗繭的手,揚州的鄉音也從半猜半懂到大致理解。也許因為自己也在同一個烈日下工作,所以就格外的能體會農民們言語中的甘苦,聽著這些年紀都在六十開外的的傳統老農民淡淡的說著,因為稻穀價格不佳、獲益不高,所以他們只能在耕作中多施化學肥料撐高產量、多施強效化學農藥以求田間收穫無損、甚至守著高產卻不美味的雜交稻品種只求稻榖斤兩豐厚…。老農民平和的口氣搭配著他們臉上的歲月刻痕與眉間汗水,就如它們話語中透露出農事沉重的力不從心、以及長年與化學農藥打交道的健康問題一般,是那麼的理所當然,卻也透著深深的無奈。
萬畝良田2

身為稻作人的我不禁會想,消費者想要的「食品安全」與農民的「耕作安全」難道不該是同一件事嗎?耕作者與食用者的安全難道不該是一體相關的嗎?沒有田間安全用藥與合理施肥的耕作環境,卻期待要產出符合食品安全的米糧,或許註定將只是個首尾相欺的結局吧!

站在萬畝良田專案的起點,我們努力地思考著,專案究竟該如何在商業營運要求下,去創造一個企業方、耕作者、食用人三方皆贏的稻作產業生態,並圓滿企業追求的社會責任。

耕食安全一體、無農藥好安心

面對食品安全問題時,或許會有許多人選擇用簡單的邏輯去責怪生產者的不道德,但是在稻作生產裡,我卻更願意心疼這群腳踏泥濘水田行走、頭頂烈日驕陽揮汗、低頭工作時水面映上的刺眼波光更是讓其無處躲藏的耕作者。

如是我想,如果耕作者能有更合理獲利的耕作方法被輔導遵循,他們不會死守著傳統的慣行農法。
如是我想,如果耕作者有更安全且有效的「生物源植保劑」可被指導選擇,他們不會總固執的賠上自己的健康,肉身揹駝著毒性藥劑在田間噴灑。
如是我想,如果減少化學肥料施用所改善的食味品質,其增加的獲利可以合理的部分回饋給生產者以補其產量的降低,他們不會一昧的施用高量化肥只為追求最高產量。
如是我想,如果耕作者能獲得抗病蟲能力強且食味佳的稻作品種被示範推薦,他們就可以大幅減少藥劑使用,且碾米廠商也會用較高的價格指定品種收購。
如是我想,如果企業設置生產基地進行研發示範、核心生產與品牌銷售,然後再以「有償代耕」方式提供耕作者從犁、種、秧、植、肥、藥、收等耕作配套,而耕作者則提供土地權利與田間管理勞力,最後再以「契約耕作」方式規範產銷雙方的利益均分與風險分攤,則每一粒米糧從農田到餐桌的全食物旅程都在無化學農藥規範下前進著,則可達成了「耕食安全一體、無農藥好安心」的目標。

萬畝良田3

延伸閱讀:
揚州有片不太美麗的稻田,長著良心實在的糧食
永續耕作 萬畝良田